汤唯:曾被预言永世不得翻身 如今却淡看世间繁华

汤唯

她无论置身何等境地,皆能不疾不徐,笃定以待,即便内心再波澜起伏,一片厮杀,她都能在掩盖好兵荒马乱后,从容出发。

女人是不能被定义的,因为她有千百种样貌:晨曦中醒来的慵懒,暮色四合时的伤感;陌生人面前的拘谨,爱人眼中的玲珑;少女时的一抹春意,成熟后的万千锦绣,亦如汤唯,她在我们面前徐徐展开的,是一幅参差多态的水墨丹青画卷。

《色·戒》剧照

01

2007年,在出演那部几乎让她“身败名裂”的《色·戒》前,她的演艺经历乏善可陈。2001年,台湾戏剧之父赖声川来到中戏做客席讲座,院里选中当时导演系的几名学生参与排演,汤唯饰演的是五号病人的妻子。她扮演的角色虽不惊艳,但对于人物超乎年龄与阅历之上的深刻领悟,以及踏实稳健的台风,让赖声川对其青睐有加,这位戏剧大师临走前,特意托付戏剧制作人袁鸿好好关照她。

汤唯出演话剧

2005年,话剧《切·格瓦拉》复排选角时,袁鸿把汤唯推荐给导演杨婷。杨婷认为汤唯气质干净,有剧中女战士需要的清爽与英气,因此选定她出演正方女一号。后来杨婷带着汤唯去韩国演出《切·格瓦拉》,汤唯的脚扭伤了,她没有告诉任何人,简单处理完毕,坚持把几场戏演完。为了珍惜这次弥足珍贵的机会,她还把戏剧节所有的话剧都看了。

施施然,淡淡然,在别人那里需要一惊一乍完成的事情,在她这里就这样被轻轻带过,即使是因拍摄《色·戒》而引发的雷霆万钧,也最终被她波澜不惊地消化掉。

2007年,她参演李安导演的《色·戒》,在她的演艺生涯里,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标志性事件。

《晚秋》剧照

李安,这个温文尔雅的男人,一旦执起导演的话筒,便“魔鬼上身”。在启用汤唯前,他让她去上海熟习戏中所需要的各种技能:唱苏州评弹、学打麻将,而后又分别在北京和香港进行魔鬼式训练,穿旗袍、看电影、苦读各类相关资料,每天近10个小时、历时3个月集训之后,李安首肯,终于与汤唯签订合同。

汤唯与李安

当年9月,《色·戒》开机,一共拍了118天戏,114天都在拍汤唯。李安慧眼识才,亦冒险博弈,把整部戏的成败都押在汤唯身上。她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除了全力以赴。

影片公映后,她丝丝入扣的细腻表演受到业内人士和众多观众的一致好评,影片亮相威尼斯影展时,获得最高大奖——“金熊奖”。第44届台湾金马奖上,汤唯亦众望所归,斩获最佳新人奖。

汤唯

但盛名有时是一把双刃剑,让汤唯在拍完《色·戒》后先享隆遇,再受重创:“《色·戒》在成就我的同时,也轻易将我此前的成绩轻轻抹去。我的过往无人提及,仿佛我是一个空降兵,直接落到了金马奖的颁奖台上。送给我的形容词都是幸运、机遇......这些与自身努力无关的字眼——我的确很希望成名,但不是以否定自己的付出为代价。”2008年,汤唯被全面封杀,事业完全停摆。那年她28岁,女演员的黄金时期,前途未卜,命运难测,遥遥无期的出头日,甚至从此或将万劫不复。

在经纪公司的安排下,她去了英国,带着全部身家:“《色·戒》片酬50万,广告代言费80万。签合同时说好代言费600万,可新广告没播几次就被叫停,虽然我可以坦然将这600万税后的480万据为己有,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最终退还了400万。”

汤唯

在异国他乡,她将一切清零:衣着素朴,低调行事,没有人知道她就是那个在大银幕上袅袅婷婷、风情万种的王佳芝,也没有人知道她就是那个一夜之间声名鹊起的汤唯。抛却浮名,她将自己完全沉潜下来,悉心学习舞台剧和英文;甚至不介意去街头卖艺,并通过当羽毛球陪练挣得所需学费。有人碰到彼时的她,惊讶于她一以贯之的淡定平和,眉宇间没有愁云惨雾的萧索,没有被打倒在地的怨怼。

为什么要将一切都写在脸上呢?这世间波澜,这命定劫数,若无法逃过,就让它如夜空里的流星在黑暗中划过,所有的伤痕都只刻在心上,疼也好,痛也罢,隐而不置一词,更不必昭彰于天下。

沧桑不是用来老去的,它最好的功用是冶炼生命的琥珀。

《月满轩尼诗》剧照

02

两年后她得到了一个出演小成本电影《月满轩尼诗》的机会,并因此斩获华语电影传媒大奖最佳女演员奖。而更大的转机出现在2011年,她参演了《晚秋》,这部由金泰勇执导、汤唯和玄彬主演的电影,改编自1966年的同名影片,讲述一位因为母亲去世而获假释的女犯,在西雅图与一名男子邂逅的故事。汤唯凭借这部电影,在韩国“第47届百想艺术大赏”上,以最佳女演员和人气女演员两项提名入围,一举夺下影后桂冠,也成为韩国“百想大赏”创立以来,第一个获奖的外国人。

《月满轩尼诗》剧照

借助这部电影,汤唯终于强势回归中国的电影市场,并受到主流媒体和广大观众的高度认同。

有道是,山重水复处,柳暗花明时。

2013年,汤唯与“魅力大叔”吴秀波联袂主演《北京遇上西雅图》,一举打破华语都市爱情片票房纪录;2014年担纲演出反映著名作家萧红一生的电影《黄金时代》,亦引起巨大轰动。

《北京遇上西雅图》海报

从因为《色·戒》里的“裸戏”而遭遇全面封杀,到成为华娱圈里的“文艺女神”,这种颠覆性的跨度,不能不说是奇迹。

舒淇曾说,她要将脱掉的衣服一件件地穿回来。但这个漫长而艰辛的历程,她如履薄冰地走了十几年,即便加诸桂冠,但仍在一些猥琐的目光下和卫道士的指摘里难以彻底脱身。

所以,在这个男权社会里,女性脱衣易,再穿难。而汤唯能让广大的观众“不计前嫌”地接纳,最大的原因之一便是,她让艺术归艺术,生活归生活,走下荧屏,她敬事勤勉,不争不抢,这个与荧屏迥然有异的形象才是她最真实的呈现,而很多女演员恰恰相反,她们在屏幕中收获了无数的仰慕,而现实里人设的崩塌,自然造成了强烈的反差。

《黄金时代》中的汤唯

你看,她没有美到目下无尘,她的瑕疵显而易见,但她不像其他孤注一掷的女明星那样去疯狂整容,去毫无下限地炒作各种花边新闻,为博眼球和关注度而将自己置于无序、失控、错乱、癫狂的事情她一件都做不来,也做不到,不是不肯不屑,只是她的天性使然。她不是圣母,更不是无懈可击的道德完人。人是什么?欲望满身,所以,间或澎湃的功利心和虚荣心亦染指过她最初的选择,但一路走来,她听命于自我的差使,亦慢慢服膺于内心的准绳,她知道如何矫正人生中那些可为可控的路径,明白偶尔峥嵘强于永远山势崚嶒。

当别的女星人、戏不分,并慨叹人生如戏时,她却能为自己的人生不断做减法,并极力淡化它的戏剧性,削弱它的荒谬感。

很多时候我们对于人生的态度,不是用力过猛,就是使力不及,而她无论置身何等境地,皆能不疾不徐,笃定以待,即便内心再波澜起伏,一片厮杀,她都能在掩盖好兵荒马乱后,从容出发。

03

2014年8月,在所有媒体和影迷几乎没有任何预知的情况下,她与韩国导演金泰勇结为伉俪。

汤唯和金泰勇婚纱照

之前有过的几段或浓或淡的恋情都无疾而终,在拍完《色·戒》后,李安甚至预言她无法嫁人。

作为直男,李安显然是深谙这个男权社会的禁忌的,所以,在众口铄金积毁销骨的社会语境下,他的担心不无道理。但若倾其一生,都无法嫁人,会怎样?在我们这个年过25岁,便让女人们凄凄惶于恨嫁心态的国度里,任谁也不能潇洒如斯:最坏的结果,亦不过孤独以终老。

但就像曾经在命运低谷里仰望星空,她安之若素地等待一个人,等待一场无关风月的爱情。

汤唯与老公金泰勇

后来她终于等来了金泰勇。他们因《晚秋》而结识,直至结婚,关于他们的恋情几乎一直都是秘而不宣的状态。

这是她一贯秉持的风格:风刀霜剑严相逼时,她恬然自处,隐忍不发;徜徉爱河,两情缱绻时,她春风拂槛,静待瓜熟蒂落。2016年8月25日,她终于兴奋地宣布:喜得一女,宝宝哭声嘹亮。

在电影《等风来》里,面对种种生之谜题,一个佛教国家给出了一个充满禅意的答案:慢些走,等风来。风来了,铃铛响了,迷路的我们也就找到了回家的路。

汤唯与老公金泰勇

我们以为一辈子都等不来的人,以为一辈子都无法结出的果,终于在那一刻,与我们的灵魂欣然相逢。

04

作家韩松落说,“人的灵魂、人格,起初只是一粒沙粒,我们负责往上包裹珍珠质,使之圆润光洁,一旦人生衰退停滞,那些珍珠质难免会剥落,让最初的沙粒显形。决定珍珠形状的,是最初的那个沙粒,决定人生退潮期形貌的,还是最初的那个沙粒。那个沙粒,叫自我。”

她曾将“自我”那颗粗砺的沙粒加以珍珠的釉质,并在焕发出凛凛的莹彩后细细打磨,足够自省,足够勉力,她让“自我”的徽记没有被其后的雨霾风障彻底剥蚀,更没有按照世俗的期许和社会的规尺将自己扭曲成面目全非的空心人。卓然而立,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更需要一份宠辱不惊,怡然自足的智慧。

汤唯

这个眼波潋滟的女子,目光中有妩媚妖娆的色彩,同时不乏几分灵性顽皮的跃动。而她唇边那一抹人淡如菊的微笑,有人曲解成魅惑十足的召唤,有人却似受到清新雅致的慰藉,她在外人的世界里被想象成万千面孔,而只有在自己的天地中她才能廓清迷雾,还原本色:自认是女汉子,却至今保留着当年暗恋的男生所赠的小纸条;嫁给韩国导演,却表示不会加入韩国国籍,无论现在还是未来;曾被断定永世不得翻身,却在经年之后逆势飞翔。

无论生活厚待于她,还是薄幸于她,她都能告诉自己:人生所有的时间,都不是虚度的,你只要经过,肯定会留下痕迹,会变得成熟。

成而不滋骄,熟而不世故。所谓清流难浊,大抵就是她这个样子。